智能投顾赛道:BAT跑马圈地,中小机构充满逆袭机会

在过去的两年里,银行、证券交易商、基金、第三方理财公司,甚至包括英美烟草在内的互联网公司都开始了深度布局和智能投资。

两年前,曾在中国航运基金和广发证券担任重要职务的李艳刚“追逐私利”时,他可以像同行一样选择设立阳光私募,成为量化基金的老银行,收取产品管理费,但他选择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

2015年,李艳刚注册了一家名为“石喻金融”的公司,专注于智能投资,向银行、证券交易商和其他金融机构开放战略服务。李艳刚坦率地承认,促使他做出这一选择的原因是看到“人工智能升级定量投资方法的可能性”

他不是唯一一个看到这种“可能性”的人。

同年,在花旗从事另类投资多年的王福星离开华尔街,加入益信财富,担任资本市场业务董事总经理、Toumi RA主管和首席信息官(首席信息官)。他的重要任务之一是完成智能投资和管理布局的出现。

智能投资显然不仅仅是金融家的战场。

朱代辉毕业于南京大学计算机系,在加入诺亚财富学校之前,他只是一名数据科学家。加入诺亚财富的子公司彩福派后,他成为“诺亚智能集团1”发展的主要领导者之一,担任人工智能团队的负责人。

事实上,在大资本管理时代的背景下,过去两年,银行、证券交易商、基金、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甚至包括英美烟草在内的互联网公司都开始深入部署智能投资。“虽然目前,该行业的整体智力水平仍然很低。但就趋势而言,智能的未来几乎没有争议。”李艳刚说道。

一夜之间,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似乎都回到了同一条轨道上。大型组织不一定有绝对优势,一些默默无闻的中小型组织,甚至白手起家的初创企业,也可能有攻击的机会。诺亚财富首席执行官黄俊鹏说:“只要我们带头找到一种方法,将传统量化和人工智能无缝连接起来,我们就有可能掌握关键的先发优势。”

智能投资生态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每个组织对智能投资有不同的定义。

智能投资(Intelligent Investment),英文为“Robo- advi-sor”,直译为机器人投资,是指根据不同用户的收入预期、风险偏好和流动性需求,通过自动化方法向用户推荐投资组合,提供个性化的金融服务,从而达到分散投资风险的目的。

李艳刚说,“目前国内智能投资和护理的现状是行业才刚刚起步,整体智能低下,专业水平不足,服务随意性强,利益导向严重。一方面,它遵循炒作的趋势。另一方面,真正探索智能投资和护理的参与者往往是美国的智能投资和护理企业,缺乏当地领导人。”

“智能投资的普遍理解是通常给用户提供投资建议的应用软件,这些投资建议的绝大部分仍然是在市场上以数量人为生成的,这可以被视为‘伪智能投资’。”然而,李艳刚认为,事实上,智能投资覆盖的领域和涉及的服务环节不仅仅是推动环节。“智能投资可以考虑的资产包括拥有各种基础资产的个股、基金和金融产品。战略层面涉及行业组合、战略组合和战略定制,还涉及交易时机、人工智能订单查看、位置诊断等问题。真正的智能投资可以在三个层次上应用:主要应用,使用智能手段为具有不同风险偏好的客户匹配不同的产品组合;在第二阶段,采用定量方法,通过重新测试过去的市场价格来形成模型。然而,这种方法在a股市场有一个重要的缺陷。由于市场环境的频繁变化和国内证券市场的非理性特征所造成的不确定性,它无法应用于实际的c

通过对行业生态的研究,李艳刚认为,目前行业内绝大多数企业仍处于通过人工干预进行网上股票推荐的阶段。“智能投资和护理的发展也正处于从金融技术1.0到2.0的过渡时期。数据分析正在从表面的大数据分析发展到多维和多层次的大数据分析。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也开始与数据分析和量化深入结合。智能投资与关怀也开始衍生出各种发展模式,包括“社区流程实现”模式,如雪球牛王,“问卷产品销售模式”,如招商银行摩羯座投资,基于交易所交易基金的“在线资产配置”模式,如硅谷的财富前沿,广发证券的贝塔牛“在线定量推荐股票”,全自动人工智能金融搜索引擎,如坑口。李艳刚说:“目前,各种机构都在积极安排智能投资,但事实上每个人在财富管理产业链上都有自己的优势。例如,银行、证券交易商和证券咨询公司都有很好的客户基础,而它们制定战略的能力却不均衡。他们可以充分寻求合作和互补。每个人的需求也不同。例如,高端用户需要智能投资和护理人工智能推荐,而互联网平台、证券咨询公司、证券公司和银行需要智能投资和护理技术解决方案,公共基金、私人基金和保险基金管理需要人工智能投资决策系统。“

智能投资与护理“道”与“技能”

”本质上,智能投资与护理是由量化驱动的,策略强调量化;同时,我们不应该忽视产品过程和用户体验的设计。”王福星告诉《经济观察报》。

李艳刚表示,羽化时代金融通过处理自然语言处理生成的金融数据、经济数据、市场数据和文本数据,形成核心数据库,然后通过策略算法引擎、深度学习引擎、回溯测量系统、策略算法库和决策生成库,开发了全自动人工智能投资决策系统

”定量投资手段是基于定量分析的逻辑。从数量上讲,该框架需要一个完整的战略和模型,这是一个量化的战略。相比之下,主动管理的分析主要是定性分析。在智能投资的解决方案和投资系统中,智能投资的逻辑设置是设定风险区间和回报区间,并找出它们之间的实现方法。可以给出定性或定量的投资策略,使投资者和他最合适的投资策略相匹配。标的资产可以涵盖a股、上海、香港和深圳、海外、黄金、债券、期货等领域。”朱代辉补充道。

其介绍称,2个月前推出的“诺亚智能组合1”本质上是一种基于公共资金的组合策略。"基于公共基金的定量组合投资策略,公共基金被用作一种策略."“海外智能投资往往采用传统的金融理论,如马科维茨理论、MPT理论和一些定量模型,如多因素模型,来进行智能投资。这也是目前的主流方法,而国内人工智能领域正处于探索阶段,因此更加活跃和大胆。”朱代辉表示,“例如,诺亚智能一号组合应用的主要算法是借鉴马科维茨的理论,将投资策略转化为约束多优化问题。”建模层次吸收了随机过程理论的思想,在实际操作中采用滚动测试方法。这种组合不需要人工干预,机器人会自动调整仓库。机器人耗尽了超过628.6亿个基金组合,并在markowitz曲线和资本市场线之间的截止点找到了最佳解决方案。根据过去五年真实市场的历史数据,诺亚智能投资组合的年化回报率稳定在8-12%,年内最大退出率约为10%(2015年股市崩盘时),过去五年的总回报率高达70%。“

王福星也透露,根据性能

“一个好的智能投资团队通常对复合技能有很高的要求,需要顶尖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它还需要来自传统金融机构的量化基金经理。例如,我们团队的学术背景包括金融数学、计算机、人工智能、信号处理信息论、基金研究等。”黄俊鹏说,“从公司管理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首先具备聚集相关人才的能力。人才聚集后,我们需要有效的机制,让这个平台上来自不同学科和背景的人不断碰撞融合,充分发挥每个人的最大能量,实现不同领域之间的无缝连接。”

然而,值得提醒的是,当智能投资浪潮到来时,行业发展仍处于激烈竞争的初级阶段,在智能投资的旗帜下,市场上不乏“伪智能投资”来延续传统业务。“李悝jy”和“李鬼”之间的歧视也将继续伴随着市场的发展。

王福星表示,全方位智能投资应该具备几个特点:“从战略角度来看,它可以为客户创造长期的价值回报,从用户体验角度来看,它可以给客户带来智能、个性化和稳定的用户体验。”另一方面,李艳刚直言,对于高端投资者来说,关注团队背景是决定一个组织做出明智投资决策能力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当局对智能投资的关注已经提上日程。

2017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国家外汇局等部门起草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指出,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和机器人投资顾问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金融机构应获得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的批准,获得相应的投资顾问资格,充分披露信息,并报告智能投资模型的主要参数和资产配置的主要逻辑。但是,金融机构应严格遵守本意见关于投资者适宜性、投资范围、信息披露、风险隔离等方面的一般规定。利用智能投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根据智能投资的业务特点,建立合理的投资策略和算法模型,充分提醒投资者智能投资算法的内在缺陷和使用风险,为投资者建立单一的智能投资账户,明确交易流程,加强标志管理,严格监控交易头寸、风险限额、交易类型、价格权限等。智能投资。

对此,李艳刚认为,从市场参与者的角度来看,尽管监管尚未建立有效的横向标准。至少监督的态度是积极的。“它注重投资系统的完整性,并将其监管集中在后端,注重智能投资的决策逻辑。就我们而言,尽管目前的监管态度仍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我们只需等待政策变得明朗。如果我们将来需要申请执照或备案,我们将积极合作。”李艳刚说道。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