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夫妻去芬兰追极光,还没起飞就傻眼!10小时飞行从焦虑到绝望:这个教训太深刻

根据计划,抵达赫尔辛基后,杨小姐和杨先生将直接从赫尔辛基飞往芬兰北部的罗瓦涅米(rovaniemi),参观圣诞老人村,体验北极破冰船,追逐北极光。

12月7日凌晨1点25分左右,飞机开始滑行,为了睡个好觉,两人都戴着眼罩。

浪漫的北极协定,这次追逐极光的旅行让两个人都很期待,开始让他们“绝望”。

杨小姐那天晚上小睡了一会儿,一小时后醒来。她意外地发现飞机仍然停在地上。

“你为什么还没有起飞?发生了什么事?”环顾四周,杨小姐发现她周围的乘客也疑惑地探出头来。

杨小姐坐在最后一排,转身问后面的一名男乘务员。

”前舱有一名乘客说他患有哮喘。我们找不到哮喘药。我们帮助找到了它,但我们找不到它。”男乘务员说,由于整个飞行持续了10个多小时,乘客患有哮喘,没有服用任何药物。一旦疾病在飞行中发生,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此,机组人员建议乘客停止旅行。

但是乘客认为没关系,不想停止旅行。然后他开始和机组人员争吵。

后来,机场警察赶到,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说服”乘客下来。

飞机终于在北京时间凌晨3: 09起飞,比预定时间晚了1个多小时40分钟。

杨小姐非常担心她会错过下一班飞机。许多乘客和杨小姐有同样的担心。

"我们会优先考虑转机的乘客,机长会尽量让飞机飞得更快。"首席空姐一直在安慰每个人。

据杨小姐所知,飞机上大约有100名乘客。

由于杨小姐没有直接购买转接航班,而且两个航班是分开购买的,赫尔辛基机场的地面服务人员无法为她和她的丈夫提供转接航班的绿色通道。

也就是说,杨小姐必须先离开芬兰海关,拿起行李后再办理登机手续,并在安检处办理登机手续。

“我们只能优先让你下飞机。你能否赶上飞机取决于你的运气。”飞机着陆前,首席空服员帮助杨小姐和杨先生到达靠近飞机门的位置。

飞机在芬兰当地时间早上6: 31抵达赫尔辛基,晚了1小时10分钟。

虽然杨小姐和杨先生在第一波中冲出飞机,一路跑到机场大厅,但他们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通过了芬兰海关,到达行李大厅等待他们的行李,然而,行李直到7点40分左右才从行李传送带出来。

此时,下一班飞机已经起飞了。

两人最迟想更改飞往罗瓦涅米的航班,但芬兰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航班不能改回来,他们从罗瓦涅米飞往赫尔辛基的原定航班因首趟航班延误而取消。

飞行了将近10个小时后,我一路上都很担心。杨小姐和杨先生快要崩溃了。

在赫尔辛基机场,他们必须通过几个登记柜台才能找到吉祥航空的地面服务人员。他们被告知,他们没有购买联运机票,因此他们不能为他们提供换证服务,必须自己承担损失。

作为最后手段,他们不得不花4000多元买一张从赫尔辛基到罗瓦涅米的往返机票。

到达罗瓦涅米时,已经是当地时间12月7日晚上9: 30了。

目前,杨小姐已经向吉祥航空反映了这种情况。

她很困惑像他们这样的情况是否只能被认为是不幸的。“航班延误是由于乘客没有携带哮喘药不可抗力造成的吗?航空公司负责吗?谁应该对其他乘客的损失负责?”

小时记者咨询了浙江京恒律师事务所律师乐纯。

乐纯律师认为杨小姐和她的妻子没有购买联运机票。理论上,他们应该为没能赶上下一班飞机的航班负责。"他们没有购买联运机票,他们应该自己承担责任."

然而,可以向提供前一次旅行的航空公司索赔。“虽然本案中的飞机延误不属于不可抗力,但所谓不可抗力是指天气原因、空中管制、交通演习等造成的大规模延误。该航空公司的前一班飞机未能按时起飞,也未能按约定及时将乘客送到相应地点,这仍违反了合同。”律师乐纯说杨小姐和她的妻子可以直接向航空公司索赔。

但是,乐纯律师提到,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很长时间来证明这个案件,维护权利的成本相对较高,所以他建议与航空公司谈判解决这个问题。

就此,小时工也联系了吉祥航空。吉祥航空表示,乘客没有购买中转机票,航空公司也无法了解乘客的出行信息。因此,当地同事没有办法协助办理退票和换票手续。"至于杨小姐反映的问题,我们正在和总部核实。"

来源:钱江晚报记者黄魏奋回到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