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火神山医院维保组:最危险的地方我们去

■号火神山医院维修队“我们去最危险的地方”(一线防疫组简介)

2月13日凌晨1: 00,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总承包公司维修队的水电工肖山接到电话:“医院三楼护士站有些灯不亮,请过来维修!”萧珊刚刚从医院回到他的住处,躺在他的衣服里,一翻身就起来了。他拿着万用表、电钻、钳子等工具,匆匆赶往医院。他在十分钟内出现在护士站。

火烧山医院投入使用后,萧珊没有跟随大军撤离,而是留下来,去了医院的维修队。

"医院已经接收了成千上万的病人,硬件设施不允许有任何故障。我们必须随时待命,以充分保证医院的运转。”萧珊说,从2月8日开始,霍申山医院已经组建了一个23人的维修小组,承担医院平稳运行的任务。

“作为一名共产主义者,我应该在这个时候做得更多。”萧珊说,他一直记得和队友一起加入维修队时的誓言:“让我们去最危险的地方,让我们去最紧急的时刻,让我们去最困难的时刻!”

萧珊的队友陈加入维修队时,已经在火神山医院的工地上奋战了18天。

刘涛,也是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总承包公司的,也参与了火焰山工程的施工。他只是在战场上,回到了火线。"在任务完成之前,我们不能撤退。"刘涛说道。

维护团队负责整个医院的硬件操作和维护,工作量大,危险性大。"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去上班,不到两个小时全身都湿透了,护目镜雾蒙蒙的,看不清楚,只能眯着眼睛检查线路,排除故障。"刘涛说他们不得不每天在隔离病房呆4个多小时。

除了操作和维护,他们还需要教病人使用电器和调节水温。萧珊说:“当我一点一点地调整最合适的水温,病人说谢谢时,我的心很温暖。”

“希望疫情尽快结束,病人尽快康复,所有建筑工人和医务人员都安全回家!”萧珊表示,这是维修团队成员的共同愿望。

成元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