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2019年不良资产行业十大事件

原标题:年度清单| 2019年不良资产行业十大事件

来源:不良资产标题

作者:李殊表示,2019年不良资产再次见证了行业最艰难的一年,一些人离开,一些人放弃,更多的人选择在漫长的冬夜“忍耐”。

作为业内观察人士,根据追踪报道的信息,不良资产的头条统计了2019年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的十大事件。

家庭的话语,鼓励你。

星空传媒CMI债券违约

今年2月,媒体报道中国民生投资有限公司延迟支付1月29日到期的30亿元私募债券,拉开了星空传媒CMI债券违约的序幕。截至2019年10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在这一年中违约了6笔债券。

1月29日,中国朱敏投资30亿元“16民生投资”债券,引发技术性违约;

4月8日,本金余额8.5亿元的“16民生投资”未及时支付;

4月21日,中国民生未足额支付“18民生投资SCP 004”;

5月28日,中国民族投资无限额支付“18民生投资SCP 005”。

7月18日,中国因技术违约投资30亿元民间债务;

中国民生未能在8月29日支付“18民生投资SCP006”。

CMI由国务院批准,由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发起,由59位行业领导共同组建。它于2014年8月21日在上海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亿元。到2019年,拥有近3000亿元资产和贵族血统的它将成为“中国领先的全球”大型投资集团。截至10月,中国已投资1522亿元人民币的有息债务和894亿元人民币的2019年到期的有息债务,这给短期债务偿还带来巨大压力。

中国银监会发布

《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

4月30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暂行办法》旨在取代目前的《贷款风险分类指引》,促进商业银行对金融资产的风险进行分类,准确识别风险等级,扩大风险分类的资产范围,提出新的风险分类核心定义,强调以债务人为中心的分类理念,明确将逾期天数作为风险分类的客观指标,细化重组资产的风险分类要求。

未来《暂行办法》实施后,商业银行将面临更严格的资产分类标准。一方面,风险分类对象将从贷款扩展到所有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另一方面,逾期天数与分类等级之间的关系将越来越清晰。金融资产至少应划分为关注类别,逾期超过90天的至少应划分为次级类别,逾期超过270天的至少应划分为可疑类别,逾期超过360天的至少应划分为损失类别。债权逾期超过90天,即使抵押担保充分,也应列为坏账。

承包银行被中央银行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接管。

5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公告。鉴于承包银行有限公司信用风险严重,为保护存款人及其他客户的合法权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从2019年5月24日起接管承包银行,接管期限为一年,并成立接管小组。中国建设银行接受接管小组的委托,管理承包商的银行业务。

5月29日,签约银行宣布债权处置安排,不足5000万元的同业债务将全部清偿。银行间债务5000-1亿元只支付本金;90%的本金将用于支付1000-20亿元的银行间债务;支付20-50亿元银行间债务本金的80%;超过50亿元的银行间债务将支付70%的本金。

这是自1998年海南发展银行关闭以来最重大的商业银行风险事件,也是中国银监会历史上第一次接管商业银行。

7月2日,阿里拍卖资产

7月2日,阿里拍卖资产

此次调整首先对收费对象进行了重大改革,由“资产处置机构”改为“资产处置机构及相关买家”,意味着阿里的资产处置进入了“双向收费”时代。目前,买方收费标准为系统交易价格的5%,软件服务费上限为200万元。其次,卖方在交易成功后收取的软件服务费也将相应提高。具体标准是:不超过1000万元(含1000万元)的部分为系统交易价格的1%;1000万元以上的,为系统交易价格的0.5%;同时,单个目标的上限是200万。

7月3日,阿里拍卖修改了《资产交易平台收费规则变更公告》年7月2日的公告,回应称5%的指控被相关媒体误读。可能他错过了一个零并且没有“双向收费”。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于《资产交易平台收费规则变更公告》年7月5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令2019年第153号)发布

《关于加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加强对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监督管理。153号文件要求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根据真实性和有效性的条件购买和处置不良资产,并通过评估或估值程序进行公平的市场定价,以实现资产和风险的真实、完整转移。

具体来说:首先,除转让合同及其他正式法律文件外,不允许与转让方签署或达成任何影响资产和风险真实完整转让、改变交易结构、风险承担主体及相关权益转让流程的协议或协议;其次,设定任何明示或暗示的回购条款;第三,不得帮助金融企业进行虚假陈述,以任何形式掩盖不良资产。不得以收购不良资产为名为企业或项目提供融资,不得收购没有实际对应资产和真实交易背景的债权资产,不得向股东或关联方转移非法利益,不得使用暴力或其他非法手段收取等。7月10日,中国共产党新闻:长城资产总裁助理桑郭子被调查。长城资产总裁助理桑郭子个人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这是继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被调查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又一位被调查的高管。

桑郭子出生于1971年5月。他是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和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博士后。他曾任职于山东证券、港澳国际信托、中国经济发展信托投资公司和华融资产。在担任长城资产总裁助理期间,他还担任过投资银行部门的总经理。他主持或参与了近100家国内公司的上市和资产重组。近年来,他主要从事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以及相关不良资产的处置、股权投资和债权投资。

工行、信达、长城战略投资锦州银行

7月28日,工行、锦州银行宣布发行一批股票。工行投资、工行全资子公司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投资”)和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得了锦州银行的部分内资股。其中,工银投资获得10.82%的银行普通股,金额为30亿元人民币,信达投资获得6.49%的银行股份。长城资产转让锦州银行部分股票。

中国工商银行、中国信达、中国长城资产通过战略重组拉开银行风险缓释帷幕。

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2015年在香港上市。从2018年开始,锦州银行开始亏损,全年预计亏损40-50亿元。至于亏损的原因,锦州银行将其归因于资产质量下降和不良资产未清余额。有消息称,锦州银行的投资资产已经被投入到非标准资产中,无法渗透,埋下了隐患。锦州银行

10月9日上午,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平阳县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平阳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完成首例个人债务集中清算案件,具有实质性的个人破产功能和相当程序。债务人蔡某是温州一家破产企业的股东。生效判决文件后,认定其对破产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214万元以上。蔡某的一次性结算方案是18个月内按1.5%的比例结算,即超过3.2万元。六年内,如果家庭年收入超过12万元,超出部分的50%将用于清偿所有债权人的未偿债务。

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关于加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议案中提出,要推进个人破产制度,完善现行破产法,为不能执行的案件打通法律出路。2019年,最高法院再次提出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及相关配套机制,力争将解决个人“执行不了”案件纳入最高法院“第五个五年改革纲要”。

今年7月17日,NDRC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建议建立和完善破产退出渠道,稳步实施强制解散退出,并在具体领域明确退出规则。还提到,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合格消费债务,可以合理免除法律责任,最终建立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

早在今年年初,由于温州长期积累了丰富的破产审判经验和良好的衔接机制,NPC代表陈爱珠建议人大常委会授权温州开展个人破产制度试点。在此之前,台州也进行了初步的探索。4月,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定了第一个个人债务清算审判程序。债务人因不能偿还债务而符合相关条件的,有权向法院申请个人债务清偿。6月,温州市发布了政府与医院协调实施个人债务集中清算试点工作联席会议纪要,会后首次发布了个人债务集中清算实施意见。9月,台州中院与台州三家商业银行达成共识,将个人债务清理和创新拓展到金融消费领域。

《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 Release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

《纪要》共有130篇文章,分12个部分,涵盖了民事和商事审判的大部分领域,如公司、合同、担保、金融、破产等。它规定了悬而未决的程序性问题,如外部人士对异议的起诉、第三方对撤销的起诉以及民事和刑事处罚的交叉。正视民商事审判前沿的难点和争议问题,密切关注民法典、公司法、证券法、破产法等法律在制定和修订过程中的最新发展,密切跟踪金融领域最新监管政策和民商法领域最新理论研究成果。

《纪要》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注重统一企业纠纷、合同纠纷、担保纠纷、财务纠纷、破产纠纷等案件审理中争议问题的判断思维。

《纪要》的发布,对于落实人民法院民商事审判的总体要求,进一步营造法治商业环境,提高产权司法保护水平,完善金融法治,完善破产法律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北大方正等知名企业债券违约

12月2日,北大方正集团发布通知,19只AAA级超短期融资券方正SCP002未能按期还本付息,立即引爆了金融界的朋友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