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专业设置不能只热衷于做“加法”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最初的标题是:大学不能只是热衷于“增加”他们的专业。

最近,教育部发布了一份全国及全国近两年就业率较低的本科专业名单,包括电子商务、食品卫生与营养、动画等近几年的一些热门专业。然而,现实情况是,一方面,热门专业的就业是冷的,另一方面,许多高校并不缺乏申请新专业的热情。(《人民日报》,10月15日)

2012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设置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从2013年起,高等学校可以根据专业目录设置自己的本科专业,也可以申请设置未列入目录的新专业。这一政策的初衷是尊重高校的自主办学和发展,同时帮助高校适应市场需求,培养人才。

然而,一些学院和大学片面强调“做大做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他们的职业环境中只关注“加法”,很少有人主动去“减法”。今年,共有61所高校在一年内申请设立7个以上的新专业。引人注目的是,黑龙江科技大学在2015年突然申请设立56个新的本科专业。包括江苏第二师范大学、合肥工业大学和合肥大学在内的七所高校也已申请在明年设立10多个新的本科专业。

每个新专业的建立都不是一件小事。对于高校来说,新专业的设立意味着在师资、教学场地、教学设施等方面应有配套资源。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如此多的学院和大学申请设立10多个新的专业,这让人怀疑这些学校是否有相应的能力。

此外,如果高校没有一个正常的专业退出机制,不仅现有的老专业甚至被淘汰的专业还在招生,即使几年后市场需求饱和,新增加的“热门”专业也很难退出。结果,大学的规模只会一次又一次地扩大,盲目地扩大和加剧“就业困难”。

在一些教育发达的国家,学校很少随意设立专业。他们不仅要准确判断市场需求,还要受到教育管理部门、企业和学生的约束。进入学校后,学生可以通过提案等形式影响专业设置,也可以在学校专业人员的指导下自主选择甚至设置专业。

中国的高校有很大的权力设置专业,这也是为什么高校在设置专业时热衷于做“加法”而不是“减法”的一个重要原因。在高校尚未完全与市场接轨的时候,不仅高校要转变观念,教育行政部门、用人单位和大学生也要发挥应有的作用,增加话语权,赋予否决权,使高校专业设置的“加减”更加科学、合理、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