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将打通 东盟、东亚及澳洲市场

RCEP将开放东盟、东亚和澳洲

天威

[市场。在深化贸易的同时,RCEP还将刺激制造业企业对商业服务的外国直接投资。更多的企业将选择在RCEP成员国设立贸易办事处和进出口分支机构,以协助贸易,特别是东部沿海地区的中小型私营出口企业。]

在11月4日举行的东盟、中国、日本和韩国领导人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宣布,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15个成员国(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印度暂时不签署)已经完成了所有文本谈判和几乎所有的市场准入谈判,RCEP的正式签署指日可待。协议签署后,RCEP将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覆盖面积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这将推动更多的中国企业参与国际生产和贸易,对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利用区域资源和技术参与全球市场,特别是亚洲市场,在多方面提升技术和产品水平起到积极作用。

中国与东盟国家有着良好的贸易和投资基础。2018年,中国与东盟贸易额同比增长14%,连续11年成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从东盟国家进口了大量的制造原料,这些原料是中国传统加工贸易和资源进口的重要来源。在过去的15年里,中国和东盟之间累积的双向投资总量也增加了20多倍。中国在东盟的投资主要基于对矿产、石油和天然气等自然资源的开发。RCEP拥有多样化的市场结构,包括成熟的发达经济体以及许多新兴和不发达国家。一方面,它将带来国家间上下游产业间更为强烈的联动效应。另一方面,它也可能伴随着贸易和投资流动的再分配。东盟新兴经济体将接受发达经济体甚至中国企业更多的加工贸易,而中国企业有望在RCEP的帮助下进入日本和韩国等发达经济市场。

贸易的密切互动和贸易结构的变化将在鼓励中国制造企业“走出去”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制造企业投资海外绿地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建立工厂并进行生产投资,这可能是横向生产,即同时在生产国销售。纵向生产也是可能的,即在海外加工和生产后卖给第三国。二是贸易服务投资。中国制造业企业的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中,近一半是批发、零售、贸易服务等贸易服务投资。与海外生产不同,这些投资主要以在海外设立办事处和进出口公司的形式进行。它们的主要功能是协助国内母公司进行进出口,这是进出口的重要补充。

可以预测,在深化贸易的同时,RCEP还将刺激外国直接投资于制造业企业的商业和服务业。更多的企业将选择在RCEP成员国设立贸易办事处和进出口分支机构,以协助贸易,特别是东部沿海地区的中小型私营出口企业,它们是商业和服务投资的主要投资者。中小型私营企业对投资成本更敏感,也更受资本流动的限制。这也是大量中小民营企业难以在海外生产、只能设立办事处的一个重要原因。

RCEP条款还将包括中小企业投资便利化谈判和投资否定列表制度,这将进一步降低企业投资成本和准入门槛,提高政策透明度,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贸易和投资风险,从而积极鼓励中小民营企业“走出去”。另一方面,贸易服务投资会影响贸易。例如,中国企业出口的大约70%的产品仍然是品牌产品。RCEP和贸易服务投资的增加将扩大海外发展空间

除了要素价格,产业链的完整性是企业转移生产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东盟经济体规模小、市场分散、产业链不完整以及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地理距离是影响中国企业在东盟国家生产和投资的重要原因。RCEP的建成将开放和整合东盟国家、东亚和澳大利亚的市场,减少贸易和投资壁垒,加强上下游市场之间的联系。这将更有利于充分发挥各经济体的比较优势,形成完整的高度专业化的产业链,并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企业克服上述障碍。

但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的企业也将面临更艰巨的挑战。在RCEP的推动下,劳动密集型产业将加速向外转移,但我们在高质量和高科技产品如高科技产业方面的竞争力仍然很弱。包括集成电路生产设备在内的高技术产业的生产设备和关键零部件严重依赖进口。钢铁和船舶等传统的出口导向型行业也集中于附加值低、利润率低的低端产品。企业的生存和盈利能力对贸易环境很敏感。在RCEP带来更大、更一体化的市场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竞争:东盟国家低劳动力成本的竞争和发达国家高质量产品的双重竞争。中国制造业能否顺利实现生产向外转移,逐步从劳动密集型生产向研发和资本密集型生产过渡,从低附加值生产向高端产业链过渡,取决于良好的政策支持,更取决于企业自身的突破。

(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