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初选胜出 下一个对手是谁?

原标题:谁是韩愈的下一个对手?7月15日上午,中国国民党宣布了2020年台湾初选结果。现任高雄市长韩国玉大获全胜,毫无疑问,他将“有资格”进入该党。

复杂而怪异的过程

进入选举时代以来,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党内初选通常只有两种方式:党代会提名或全体党员投票。

然而,这次国民党采用了一个非常复杂甚至相当奇怪的初选方法:它没有在初选中投票,而是采用了电话抽样法。五个投票公司各抽取3,000个点,采用15%党内比较(即党内所有主要候选人之间的比较和评分)和85%非党比较(即候选人和两个最有发言权的非党候选人的投票支持率一起评分)的公式。获胜者是得分更多的人。

投票阶段持续了7天(7月8日至14日)。15日上午,党主席吴敦义宣布了选举结果。17日,国民党举行了“核准备”会议,28日,“全代委员会”举行了正式提名程序。

有五个人参加了国民党的初选,包括新北市长朱立伦、孙文学校校长张亚中、前台北县长周熙炜、鸿海集团创始人苟泰明和高雄市长韩愈。在选举之前,人们普遍认为获胜者是郭、韩国和朱。结果,韩国的俞得了44.8%,苟泰明得了27.7%,朱立伦得了17.9%,周熙炜得了6.02%,张亚中得了3.5%。韩国选手于以超过14分的成绩名列第二,几乎等于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总成绩,从而赢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

虽然这个漫长的过程要到月底才能完成,但事实上,党内初选的尘埃已经落定:尽管党内的“老大哥”并不怎么看他,但韩国的于又赢了票。

老大哥捏鼻子

在4月17日之前,台湾岛内外都普遍认为国民党初选没有悬念,而依赖高雄“拔桩”势头的韩国人于一定会赢。因为在当时被普遍认为是候选人的候选人中没有“大兄弟”,唯一更高级的人物是朱立伦,他在新北已经奋斗了许多年。它的党内根基不像韩国那么深,而它的受欢迎程度也没有韩国那么高。其余只能“陪王子学习”。

然而,等党内大佬,在林等人的推动下,不愿意让韩国参选,不惜打破常规,让对自己是否为国民党党员有极大疑虑的苟泰明先于韩国宣布参选“荣誉党员”。

那时,本来状态良好的国民党正处于混乱之中。然而,其主要竞争对手民进党很快结束了曾经痛苦的蔡英文-赖清德对峙,轻松地转到了“选举频道”。当时,绿营获得势头,并开始建立势头,这“阻止”了几个受欢迎的候选人在国民党初选。

国民党已经陷入混乱。一向擅长选举的民进党“目光短浅”,并将大部分“抹黑”火力对准了韩国,在他们看来,韩国是最具威胁性的。然而,在遭到党内各派的阻挠后,朝鲜阵营起初似乎不知所措。韩国有争议的言行出现在许多公共场所,郭台铭的“选票分裂”导致了蔡英文对该岛民意调查的逆转。

然而,苟泰明在关键时刻直言不讳。“盛气凌人的总统”的出现很快得罪了党内许多人。他在经济、国际事务和台海两岸等敏感问题上的多次低水平“口误”,令那些原本希望他作为一个成功的经济人物,能够带领国民党和台湾人民“避开统一和独立的话题”、“摆脱国际孤立”、“争取经济”的人失望。

我希望他能吸引“非蓝即绿”的中产阶级选民和中产阶级人士,让他们逐渐发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在民进党大“统一独立”品牌的背景下,“不讨好双方”却到处说着出丑的方言的苟泰明,恐怕没有

虽然程序尚未完成,但国民党内部的初选实际上已经产生了结果:两位“陪同王子学习”的候选人慷慨地出席了在吴敦义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以显示“党内团结”。虽然朱立伦没有露面,只是单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但他“继续跑,不脱离党”的立场,仍然表明他对国民党“大局”的支持。

迷失的苟泰明甚至没有举行记者招待会。早在2015年就推动他参选的林郑捷甚至直接宣布了他的辞职,并贬低韩国甚至蔡英文。不过,如前所述,郭原本是在选举前“空降到党内”的。如果他赢了,国民党可能会被颠覆,而现在的失败将是“沉默”。

韩国获胜后,她不断呼吁吴敦义,并被告知她将迅速而集中地呼吁朱立伦和苟泰明等落败的候选人迅速联合起来,为“决战”做准备。

但是谁是他的下一个对手?

根据“政党对五人平均民调”,无论谁是国民党的第一候选人,他最大的党外对手不是蔡英文,而是台北市长兼党外候选人柯(韩国47.7%,柯18.0%,蔡英文15.8%)尚未宣布参选。郭29.2%,柯14.6%,蔡17.7%;朱20.7%,柯18.8%,蔡15.6%。

有鉴于此,被认为是朝鲜选举团核心成员的台湾人民的一代和孙大千,选择柯作为他们的主要对手,国民党内的声音也是如此。

然而,这次“五次平均民意测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潘民意测验”,而是在国民党初选背景下的“有针对性的民意测验”,旨在吸引国民党支持者选择党提名的候选人。调查的参与者都是“泛蓝色”的。很少有人会投柯文哲或蔡英文的票。因此,这种投票和岛上的实际选举情况之间必然会有很大的差别。

民进党是典型的“街头党”。通常,会有许多派系和激烈的战斗。一旦举行选举,它将很快切换到“战斗状态”。它最大的特点是“内外差异”。不管党内斗争有多激烈,它总能很快结束。一旦党内斗争完成,它将立即“铁板”到党外斗争,留下党内斗争的其余反对者受苦。

柯文哲的“走绳”系统在台北的某个角落很容易找到窍门,但它不太可能在全岛推广。此外,在一场需要支持者的广度和深度竞争的岛屿选举中,他可能无法击败一个庞大且组织良好的政党。也许正因为如此,稳坐市长宝座的柯还没有明确表示他一定会参加竞选。如果南朝鲜阵营和国民党总是把柯文哲锁定为他们最大的对手,他们很可能就不会有任何目标。

韩国于的最大对手真的是党外人士吗?最终,“苟泰明事件”是由痛恨他的党魁人为制造的。现在,尽管党主席吴敦义为了选举而摆出“既往不咎”的“高调”。然而,王金平和其他人“没有开口”,保持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韩通过“交通之星”的运作方式走红,这原本是一个长期的绿色阵营。仍然很难判断“韩流”是否会像高雄和共产党一样成功。他的行政记录很差,在市长任期内“竞选公职”。这也被怀疑违反了法律。如果他处理不好,肯定会影响他未来的计划。

□陶房建(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