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母子上公堂争拆迁补偿 只因30多年前留下的隐患

厦门网讯(海发轩、海西晨报记者、王小平记者)30年前,住在海沧的邹氏兄弟和他的母亲上了法庭,因为他们在分割财产时没有明确的书面归属,面临征地拆迁引起的利益冲突。日前,海沧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并做出了判决。“母亲、儿子、兄弟姐妹之间关于拆迁利益的争论”邹氏兄弟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两次分裂。1985年,邹家的老大邹佳结婚了,他父亲邹叔叔名下的两处房产被分成三份,由三兄弟抽签决定。邹佳分得一份,邹毅和邹兵分得一份。两年后,邹毅组建了一个家庭,邹家第二次分手。邹毅和邹鼎分割的房地产划分得很清楚。

根据闽南习俗,邹三姐妹两次不能参加分居。邹家只为他们未婚的女儿预订了房间。邹叔叔和邹阿姨为他们自己保留了两个房间,这两个房间都是邹毅的财产。

从那以后,邹三兄弟建造或重建了自己的房子。1992年,邹毅还从邹佳购买了一些房地产来重建自己的房子。尽管他们分手了,但邹毅和邹兵的房地产所有权仍以邹先生的名义登记,邹先生于2011年去世。

去年,邹毅的房地产被纳入征地拆迁范围。房屋征用和搬迁公司在家拍照,并对证书进行公证。这时,家庭冲突爆发了。邹毅认为房地产是他所有的,包括他父母留下的两个房间,所以搬家的好处应该都属于他。

但是其他人不同意。邹佳认为,邹毅用于重建的一室半房并不是邹毅所说的出售,房子仍归邹野所有。邹兵还认为,该房产的所有权属于邹先生,邹毅先生无权垄断拆迁权益。

在这场诉讼中,邹大妈作为第三人也参加了诉讼,所以她专门请了一名律师。律师指出,当房子被分割时,是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邹毅房子的所有权仍然属于邹大妈和他的妻子。

邹大妈的大女儿说,如果房产仍然属于她的父母,那么她也应该得到一份。另外两个女儿放弃了她们的权利。

法院确认了邹佳在拆散家庭和财产时没有留下任何书面证据的事实。为此,法院询问了目睹分裂的亲属,并现场检查了房屋布局,以核实具体的分裂计划。经核实,法院确认了财产分割和分割的事实,认为邹家华邀请亲属见证财产分割和分割符合父母在世时将家庭财产交给男性并为未婚女儿保留房间的习俗。

在分离后的30年里,三兄弟生活和管理着各自的财产。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明确提出了房地产所有权和使用权的概念。为此,法院认为邹大妈提出的分割使用权和不分割所有权不符合事实或法律规定。然而,邹叔叔留给这对夫妇两个房间,法院认为这是邹阿姨的。

对于邹毅提出的确认其房地产所有权和房地产拆迁收益的请求,法院在五次庭审后最终做出一审判决,确认除邹大妈的两个房间外,其余房间属于邹毅。

至于拆迁利益的归属,法院认为这涉及拆迁政策、人口偏好和奖励等。这是不确定的,有些房地产仍然属于邹大妈,这不同于本案中对物权的确认。当拆迁利益出现争议时,邹毅应单独主张。

鉴于此案,法院建议公众必须签署书面协议确认财产分割。(本文中的字符是假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