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例68岁危重症患者杨先生出院,昏迷近2周:医生护士把我当孩子一样照顾

原标题:上海第一位68岁的危重病人杨先生昏迷出院近两周:医生和护士在我小时候照顾我

上海第一位68岁的危重病人杨先生昏迷出院近两周:医生和护士在我小时候照顾我

我是胡医生昨天刚看了你的视频上午10点,上海专家组成员、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教授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A1急诊病房门口目送老阳等7名患者出院。68岁的老阳是上海第一位出院的新诊断肺炎危重患者。

我是胡医生昨天刚看了你的视频上午10点,上海专家组成员、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教授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A1急诊病房门口目送老阳等7名患者出院。68岁的老阳是上海第一位出院的新诊断肺炎危重患者。

我是胡医生昨天刚看了你的视频上午10点,上海专家组成员、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教授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A1急诊病房门口目送老阳等7名患者出院。68岁的老阳是上海第一位出院的新诊断肺炎危重患者。

图片:68岁的老阳先生走出病房大楼之前,护士反复帮他整理衣领。新民晚报记者孙(下同)

老阳先生走出病房接受媒体采访。医生给他拿来一把椅子,让他坐在阳光下。他一开口就哽咽了:“谢谢上海,谢谢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昏迷了十多天,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很照顾我。他们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我,给我换尿布,喂我吃东西。”

老阳先生在上海住了很长时间。一月份,他回到武汉的家乡买生活必需品。回到上海后,他突然生病,昏迷了14天。他在公共卫生中心呆了一个月零两天。“现在我想回家看看我的孙子。他只有一岁多,非常可爱。”老阳说。

"这个病人恢复得很好。他之前做过一次插管,现在是一名危重病人。”胡毕杰介绍说,病人刚来的时候,情况更糟。他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乙型肝炎等基础疾病,这给治疗带来了挑战。他的血压下降了一次,并经历了休克。此外,白细胞也很高。与大多数新诊断的肺炎患者不同,他患有细菌感染。更困难的是病人的免疫功能很差,一旦病情恶化,很容易危及生命。

入院后,专家组立即开始多学科综合治疗,应用了机械通气氧疗、抗病毒药物、抗凝治疗、抗真菌治疗、免疫球蛋白治疗等一系列措施。同时纠正了患者的电解质平衡问题,试图采用多管齐下的方法改变患者的内部环境。在多学科医疗团队的精心治疗下,两周之内,杨先生的病情有了很大的改善,恢复情况也比较理想。

图片:老阳先生向医务人员挥手告别。

在治疗计划上,胡毕杰坦言:“很多专家说我们主要是在上海调动高质量的医疗资源。只要在上海有一个,我们都将首先到位。”由于患者的病情变化很大,专家组每天上午和下午都进行两次视频会诊,仔细讨论病情,及时调整治疗措施。关键医疗团队的介入确保了各种治疗的顺利开展。

"我们在上海治疗的特点是在早期评估哪些患者容易变成重症和危重患者,然后采取有效和广泛的措施,防止普通患者变成重症或重症患者及时变成危重患者。如果出现严重或危急的疾病,救援队将及时干预,并通过应用各种技术,如ECMO,尽最大努力拯救生命。”对此,胡毕杰认为,老年人和基础疾病是患者容易发展成重症和危重症的重要原因。他还告诉记者,重症和危重病人的适应症明显不同。临床上,呼吸衰竭患者是危重患者,而通过气管插管和呼吸机治疗的呼吸衰竭患者是危重患者。

目前,仍有几名危重病人住进了第一个出院的公共卫生中心。胡毕杰透露,另一名危重病人即将出院。专家组认为,在上海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措施后,重症和危重病人可以

值得一提的是,7名出院患者中有一名是危重患者,也是上海第一位危重患者。这位病人,老阳先生,今年将近69岁。他来自武汉,在仁济医院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肺炎。《澎湃新闻》记者老阳先生说,他来上海是为儿子和儿媳做饭,并带着孙子孙女们。因为他决定今年春节不回武汉了,所以他在元旦前回到武汉,想买些生活必需品带回去。他于1月9日返回上海,但几天后他发烧并咳嗽。

作为一名危重病人,老阳先生于1月23日住进了公共卫生中心,并于2月25日出院。他呆了一个多月,在此期间他昏迷了14天,最终战胜了疾病。

"首先,我衷心感谢党和政府。感谢上海市政府和医院的所有工作人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老阳先生说,他特别感谢公共卫生中心的工作人员,他们的精神值得我们赞扬。

“什么精神?一是他们不怕危险。他们想联系我们并有被感染的可能,但他们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第二,感谢他们不畏疲劳或艰辛的精神。直到我醒来,我才知道他们穿着防护服,八小时内不能吃东西或喝水。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仍然很尽责。第三,感谢他们不怕脏。我在床上醒来,一点也不能动。是他们护理了我们,使我一个多月没有褥疮了。”老阳先生说,医务人员也给孩子们换了尿布,可以想象他们工作有多努力。

“这种认真的精神真的值得学习。”老阳先生说,为什么上海发展成为国际大都市?其中之一是,从上到下认真负责地工作是非常重要的,这深深地打动了他。他说,他还必须告诉他的孩子们这种精神,并把它带入他们的工作,以便为祖国的人民作出贡献。只有这样,他才配得上医务人员的努力。

他说他回家后最想见到他的孙子,“他已经一岁多了,非常可爱。但是我回去的时候必须被隔离14天。社区已经为我安排好了。我生病后,我的妻子也被感染了。她十天前出院了,病情很轻。我回去的时候会给我儿子做辣香肠。”

此外,老阳先生说他也打电话给他的家乡。他家乡没有人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肺炎。

2月25日上午,7例新诊断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出院地点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这包括一位病危的病人,老阳先生。

上海医疗专家组成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传染病科主任胡毕杰介绍了患者的治疗情况:

老人的整体康复情况确实令人满意。去年12月底和今年1月初他都在武汉。他于1月9日回到上海。他在同一天开始感到虚弱,第二天开始发烧。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发烧变得更严重了。在仁济医院住院几天后,他的病情相对严重。他于1月23日上午接受了气管插管,并于1月23日晚被转移至公共卫生中心。当他第一次进来时,情况更糟。

“作为一个老年人,他有明显的慢性阻塞性肺病、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而且他的病情更复杂。”胡毕杰告诉记者,当他看到自己出现低血压时,他给他服用了降压药物,并积极进行呼吸治疗。当时,他有两种感染同时存在。一是常见的细菌感染。尽管使用广谱抗生素后没有发现细菌,但还是有细菌感染。与此同时,出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感染。

"当他住院时,他的血浆白蛋白很低,只有25克。当我们观察几个指标时,我们可以看到病人的情况相当严重。”因此,胡毕杰告诉记者,老阳先生入院后,除了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常规积极治疗外,还使用了多种药物,如抗常见感染、预防或治疗免疫机制感染、抗菌和抗真菌等。

"对于其他病人

据胡毕节介绍,今天出院的老阳先生是上海第一位病危出院的病人。目前,公共卫生中心仍有9名新诊断肺炎的危重病人。“我们已经使用了气管插管、人工通气和呼吸机。现在,另一名危重病人可能会在几天内出院。”他说。

什么样的疾病是危急的?胡毕杰告诉记者,一是呼吸困难,需要气管插管、机械通气等。另一种是当病情非常严重,血压非常低,发生休克时,需要加压。这两次被称为危重病,经常导致多器官衰竭,需要生命支持胡毕杰表示,此时,上海的危重医学专家作为第一线,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除了心脏和呼吸的生命支持外,还有酸碱失衡和感染控制,也需要注意。

危重病人的治愈和出院意味着什么?胡毕杰表示,这意味着在上海采取了之前的积极措施后,重危患者都可以得到有效治疗,并可以康复。这大大提高了医务人员的士气,同时也增强了所有公民的信心。

在危重病人的治疗过程中,治疗结果如何?“这实际上是许多专家以前说过的。上海在这方面的整体机制做得更好。”胡毕杰告诉记者,上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调动全市所有优势医疗资源,这些资源都集中在这里,通过多学科、多团队的合作进行治疗。

虽然第一位危重病人已出院,但上海仍有9位危重病人接受了气管插管和人工通气。胡毕节坦言,“我们面临的挑战很大,但我们也看到了很大的希望。”

何认为,经过前期治疗、前期经验的积累和部分方案的调整,正常型转为重症或重症转为危重型的患者比例将会越来越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负责任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