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镇化方向改变:从“小城镇”到“都市圈”

原标题:中国大都市区人口迁移大数据

沈建光/温

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日益复杂多变,拉动内需在支撑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是扩大内需的重要起点,对于刺激消费增长、促进消费升级、提高投资边际收益、维护就业市场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与此同时,自2016年以来,中国最高领导人逐渐将发展城市群和都市圈作为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关键方向。在此背景下,我们利用京东大数据对当前中国大都市地区的人口迁移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梳理,以期为中国城市群、大都市地区乃至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发展提供一些参考和建议。

中国城市化方向的变化:从“小城镇”到“大都市地区”

从国际经验来看,美国和日本的城市化进程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在城市化率达到70%之前),呈现出人口向大中城市聚集的特点。例如,在城市化的中后期,美国人口明显集中在大都市地区,超过70%的人口生活在美国的11个大都市地区。相应地,全国70%以上的工作也位于这些大都市地区。日本也不例外。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人口一直聚集在东京。到目前为止,东京大都市地区的总人口已达4000万,占全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近年来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也在快速推进。截至2018年底,中国城镇居民人口已达8.3亿,比1978年底增加6.6亿。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9.58%,比1978年底增长41.6个百分点。当然,与世界发达经济体相比,中国的城市化率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一般认为,在城市化率达到70%之前,不会进入缓慢增长期。中国的城市化仍有巨大潜力。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城市化也引发了争议。过去,中国的城市化战略一直重视控制以中小城镇为核心的大城市人口。然而,自2013年以来,长期主导中国城镇化发展的小城镇化战略开始退出。主要城市已经完全开放并安顿下来,人口逐渐集中在大都市地区和城市群。在2019年4月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文件中,新的城市化战略突出了以大城市为主导的城市群模式。同时,它还从人口、土地和社会公共服务等方面为新型城镇化提供政策支持,支持城市群的发展。

例如,在户籍制度方面,提到要完全放宽大城市的落户条件,调整和完善大城市的落户政策。在公共服务方面,建议促进居民基本公共服务的全面覆盖,包括儿童教育、医疗保健、养老、就业、住房和许多其他方面。在土地政策方面,建议深化“人地银联”等配套政策,强调实施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财政政策,更多考虑中央和省级转移支付中的农业转移人口安置指标等。

我们认为,城市群发展战略的制定符合世界发达国家的城市化趋势和中国人口流动的客观规律。这是中国城市化战略市场化选择的结果。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将供给侧改革与扩大内需有机结合,为中国经济增长释放新的活力。

图表1中国城市化率

随着社交媒体、互联网平台和4G手机的兴起和快速发展,近年来基于社交网络大数据、实时人口迁移位置数据和总移动通信数据的人口迁移大数据分析越来越多,为准确掌握人口迁移基本信息提供了良好的支持。基于京东的大数据计算方法,我们获得了一些关于中国城市人口迁移的新发现。以下是中国城市群的一个例子,分享一些观察结果,以便为现有的人口迁移和城市化分析框架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和补充。

1)中心城市的“逆向城市化”。

从总量来看,我们发现基于大数据观察到的一线城市人口迁移与国家统计局2018年公布的常住人口变化不同。2018年,国家统计局显示,北京是唯一一个人口净流出的一线城市,而上海、深圳和广州的人口净流入都有所不同。根据大数据观察的情况,一线城市的人口迁移在2018年呈现净流出趋势。

我们认为,上述差异的主要原因在于两类数据的统计对象和统计方法的差异。统计局的大部分数据是基于对城市家庭的抽样调查。抽样以当地户籍人口为主,流动人口覆盖面有限,导致抽样偏差。这使得官方数据甚至相同,但各地往往根据社保部门和统计部门报告的城市人口流动信息差异较大。与此同时,官方调查结果的周期相对较长,对即时性的变化不像大数据那样敏感。基于京东大数据算法计算的人口迁移数据能够全面、灵活地反映人口迁移情况,但基于京东客户群体的典型特征,高端城市和高收入消费群体的人口变化更容易捕捉。

但是,从趋势来看,京东的大数据和统计局的数据并不难找到相似之处,即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了中国一线城市目前的人口增长已经放缓甚至流出了网络。例如,尽管2018年上海人口净流入为54,500人,但近年来常住人口的变化非常小,2017年净流出很小。与此同时,2018年广州和深圳的净人口流入也有所下降。这表明一线城市的人口增长率已经放缓,尽管除北京以外的其他城市也出现了净流入,2018年北京的常住人口将减少16.5万。

图表3一线城市的人口变化基于永久人口统计

Source: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JD.com数字技术

Chart 4一线城市的人口迁移基于JD.com大数据

Source: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JD.com数字技术

2,中国大都市区的平静形成

即使一线城市出现反向城市化,我们相信这一现象并不太令人担忧,也不意味着中国城市化红利的消失。相反,在观察一线城市人口外流的同时,中国的大都市区已经初具规模,尤其是在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地区。这表明,中国城市群的快速发展已成为培育现代都市圈的重要特征和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增长极。

图表5除北京外,上海市内外五大城市中,上海周边城市是主要的

来源:JD.com数码科技

图表6广州市内外十大城市,除北京外,其余九大城市都是周边城市

来源:JD.com数码科技

图表7深圳市内外十大城市。珠江三角洲城市排名第一

来源:JD.com数码科技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观察到,虽然目前中国一线城市存在人口外流的特点,但以中心城市为中心并向周边辐射的都市圈已经悄然形成。这不仅与2000年的城市化道路相吻合

根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小组发布的《中国城市群一体化报告》,中国的12个城市群,如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京津冀,依靠不到五分之一的土地面积,聚集了60%的中国总人口和80%的中国经济总量。这表明,随着中国经济集聚趋势日益明显,作为人口、产业和经济主要载体的城市群和都市圈,将成为中国城市化发展的新路径,激发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作者是京东数码科技的首席经济学家。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的冯宁和张明明也为本文撰稿)